911千炮捕鱼|波克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水滴籌“掃樓”的冷思考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11月30日,梨視頻發布的一則“臥底水滴籌醫院掃樓籌款”的爆料視頻引發社會關注,把大病籌款平臺“水滴籌”推上了風口浪尖。

  金評媒JPM  ·  2019-12-02 21:03
水滴籌“掃樓”的冷思考 - 金評媒
作者: 金評媒JPM   

11月30日,梨視頻發布的一則“臥底水滴籌醫院掃樓籌款”的爆料視頻引發社會關注,把大病籌款平臺“水滴籌”推上了風口浪尖。

1

線下協助籌款引爭議

近幾年來,水滴籌等大病籌款平臺的出現,在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然而隨著平臺求助用戶規模擴大,平臺審核能力不足、求助人家庭財產狀況缺乏有效的核實手段等短板逐漸暴露。

梨視頻發布的爆料視頻發布后,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榜。水滴公司對此報道反應迅速,第一時間由水滴籌總經理牽頭,線下各區域籌款顧問負責人以及其他相關負責人成立緊急工作小組,在全國范圍內尤其是寧波、鄭州、成都等地,開展相關情況排查。經排查后,水滴公司表示,視頻中報道的是部分地區個別線下人員的違規事件,并表態“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為”。

2

公益人士:做公益要先考慮效率

水滴籌的地推人員以志愿者的名義活動,領取工資有沒有問題?水滴籌線下服務團隊對申請人的審核是不是太寬松?水滴籌公益的模式有沒有問題?
帶著這些媒體和網友最關心的問題,Insuretech觀察采訪了幾位長期關注大病眾籌及保險科技領域的專家學者。
“公益項目當然要發工資,獎金激勵也是必須的。”一位資深公益人對于此事件中水滴籌地推人員每單提成、月入過萬的情況給出了自己的觀點。
他告訴Insuretech觀察,公益機構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人才流失。“社會上很多人認為做公益就不該拿工資,或是不該領高工資,這種陳舊的觀念阻止了很多優秀的年輕人加入到公益事業中。薪酬本質上是個人對社會貢獻的衡量,既然我們承認個人大病籌款平臺解決了很多家庭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那么就應該允許平臺的工作人員獲取匹配其貢獻的收入。”
那么水滴籌線下服務團隊對申請人背景資料的審核又應該承擔什么樣的義務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益人士認為,現階段在中國做公益應該“效率優先”。她告訴Insuretech觀察,效率問題是長期制約中國公益發展的頑疾:“你做大病眾籌,初審花上半年,病人可能根本等不起。”
事實上,“線下服務團隊在申請發起前的審核,僅僅是層層審核機制中的一環”,水滴籌方面表示:“平臺采取覆蓋籌款發起、傳播、提現等環節的全流程動態審核,借助社交網絡傳播驗證、第三方數據驗證、大數據、輿情監控等技術和手段對籌款項目進行層層驗證。”
層層審核,既兼顧了“效率”,又從根本上上杜絕了“消耗社會愛心”的可能。
欺詐是大病眾籌平臺普遍面臨的問題。這三年來,水滴籌一直在不斷迭代線上線下的審核規則,而且還聯合其他行業代表發布了自律公約。然而因為用戶規模大,還是讓個別不良用戶鉆了空子。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水滴籌運用了多種手段來打擊不誠信的行為。比如今年11月份北京朝陽區法院審理的首例網絡個人大病求助糾紛案,籌款發起人莫某就因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被判全額返還籌款。
2018年4月15日,因兒子出生后身患一種名為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癥的重病,莫某在水滴籌發起了籌款目標為40萬元的個人大病籌款項目,該項目共籌集款項153136元。4月18日,水滴籌公司將籌款153136元全額匯款給莫某。然而在2018年7月23日,莫某的兒子因病不治身亡。
在莫某兒子去世后的第5天,其妻子許女士向水滴籌公司舉報稱,水滴籌的這筆籌款基本沒用。于是在2018年8月27日,水滴籌公司正式向莫某發送律師函,要求其在8月31日前返還全部籌集款項。莫某收到律師函后,并未返還。2018年9月,水滴籌公司向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莫某全額返還籌集款項153136元,并按照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支付利息。
朝陽區法院經審理認為,莫某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構成一般事實失實,違反約定用途使用籌集款的行為屬于將籌集款挪作他用,上述行為構成違約。一審判令莫某全額返還水滴籌公司153136元并支付利息。

3

大病籌款平臺的立足之本:解決社會問題

解決社會問題,是大病籌款平臺的立足之本。從長遠來看,提高審核門檻,讓造假更難、成本更高,增加平臺可信度,能更好、更快地解決社會問題,對平臺長遠發展有重要意義。

水滴籌高管在很多場合多次表示,“信任”是水滴籌的生命線,“經營信任”是水滴籌的核心宗旨,也是基本指導原則。在水滴籌內部,風控是每個人心中緊繃的一根弦,“水滴籌正在以業界最嚴格的審核體系和風控標準來開展業務,盡全力捍衛廣大愛心人士的善心善意、善行善舉。”足以看出水滴籌高層對“信任”的重視。

此外,水滴籌是國內互聯網個人大病籌款0服務費的開創者,不從籌款賺錢,一直以來設身處地為用戶考慮。

從以上來看,水滴籌并沒有動力去助長欺詐。“掃樓”事件中不合規的行為,固然傷害老百姓的善意,應該不是水滴籌的主觀意愿,而是管理松懈造成的客觀問題。

導致媒體和網民懷疑水滴籌助長欺詐的主因,在于水滴公司依靠水滴籌地推形成的場景和流量來銷售保險的“商業模式”。

水滴公司對外宣稱,水滴籌作為公司的社會責任板塊,公司不僅不會從中盈利,甚還會進行大量補貼以保證籌到的每一分錢都打給用戶使用。

但如果沒有一個健康的商業模式來提供源源不斷的資金,哪家創業公司可以長久地維持公益業務的運轉?因此,從水滴籌的場景來給保險導流,成為一種模式,這種模式還得到了360、美團、百度、蘇寧、滴滴等巨頭的認可和模仿。

南都公益基金會秘書長、理事長,中國慈善聯合會副會長,希望工程創始人徐永光曾表示:“用公益的手段做商業,或者用商業的手段做公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目的是要解決社會問題。”

水滴公司用商業的錢維系公益的運轉,真實地解決了大量的社會問題。

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底,水滴籌已成功為經濟困難的大病患者免費籌得235億元的醫療救助款,近2.8億愛心人士支持了平臺的救助項目,共計產生了超過7.5億人次的愛心贈與行為。精準幫扶國家級貧困縣的困難患者超過7萬人,覆蓋全國563個國家級貧困縣,共籌集17億余元醫療救助款。

“235億元”“2.8億愛心人士”“7.5億人次”…… 這些數據是社會人士樂于助人的證明,也是個人大病籌款互聯網平臺社會價值的證明。

在平臺高效解決社會問題的前提下,允許它適當地存在一些商業元素,應該是社會公眾具備成熟心智的體現。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911千炮捕鱼 东北麻将飘胡是什么意思 山西十一选五 新疆十一选五 女皇之心 澳洲幸运五 掌心福州麻将官方版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 广西麻将怎么玩图解 cba最近比分排名 31选7 甘肃十一选五今日开 好用的比分app 东北期货配资网 3d开奖号码今晚预测 离线单机三缺一麻将 极速快乐十分